【文化自信 铜川故事】父子御史——左史 左佩玹

作者:铜川市委史志办公室 赵雪枫 时间:2017年05月15日

  位于耀州区东大街文化馆门前的这座牌坊,建于明朝崇祯八年(1635),为旌表崇祯年间南京浙江道监察御史左史和其子巡按直隶屯田马政监察御史左佩玹而建,被称为“父子御史”牌坊。“父子御史”牌坊在国内尚属罕见。

父子两御史

  耀州左氏在明末也是家族显赫,左氏父子二人,明末在河南、山东等地长期任地方官,兴利除弊,救灾安民,政声卓越,深得民望,官至监察御史,得到朝廷旌表。逝后入祀乡贤祠。

  左史,字文箴,左思明之子。陕西耀州人。万历四十年(1612)以贡生授光州训导,升扶沟知县。时县吏作弊枉法,史另择谨慎小吏补为吏,又聘外地老狱吏授以律令。扶沟民多好斗,杀伤案件时有发生,史以教化为主,结合制订乡规民约,不到两月,秩序井然,盗贼无踪。县境西北地势低下,积水成潦,如遇河水暴涨,则助河为患。史发动百姓,清除壅积,疏通水道,引水归源,使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县北境鄢陵、尉氏,地势更低,三县百姓互相开沟引水,以邻为壑,纠纷时起。史亲自勘查测量,订出三县用水条规,立碑水畔,共同遵守。楚兵过中州,史奉命驻襄阳镇守,预先派人了解其将领姓名、人数马匹,先锋何人等情,然后按其所需,提早安排食宿及粮草等项。结果,兵至如归,秩序井然,百姓免受骚扰,市面照常营业。后以积劳成疾,卒于任所,百姓无不号恸。

  左佩玹,字栗仲。左史次子。万历四十三年(1615)举人。初授沙河县令。调邢台考选御史。疏通累欠的赋税,使百姓休养生息。速爵赏以劝军功。宽降罚以鼓士气。对沙河邢台二邑穷困之境深感悲痛,特梳理出治理意见。又对官用马匹的牧养、训练、使用和采购等管理制度上奏朝廷。屯田诸疏。以不合当事。贬谪应天府知事。不久之后升职为户部侍郎,管理漕运。后出守济南。灾年不断,强盗四起。史东明围泰安。列十二营。势甚猖獗。玹讨平之。功绩最高,例得袭荫。以巾无奥。止加升三级。加俸一级。转山东按察使。甲申京师陷。玹回归故里,隐于药王山准提崖石洞,专心书法,文史。是当地历史上成就卓越,自成一格的书法家,传世刻石笔迹颇丰。

父子御史牌坊

  1971年,因城市改造,父子御史牌坊被拆,主要构件流落于药王山附近。

  2010年,埋藏地下近40年的陕西铜川耀州“父子御史”牌坊,经耀州区政府、区文管部门的努力,恢复修建御史牌坊,将散落于药王山的主要构件挖出,重新复建这座牌坊,大部分保持了构件,丢失部分本着以旧修旧的原则,按照原建筑风格及石料恢复。

                        (来源于《史志铜川》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