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论述与地史研究

作者: 时间:2017年11月01日

  

  吴守业著,贵州省地方志协会编,1998年10月印刷。全书共9万字,收录文章19篇。

  

  《县志篇目结构》认为县志篇目大体有大编、中编、平头分列三种类型。大编事以类从,易于归类而失之虚,且因经济部类多,占全志30%以上,各编篇幅比例严重失调。平头分列易于著笔而失之结构松懈、主次不分。中编兼采两者之长而避其短,成为首轮修志最主要最基本的县志篇目结构形式,然则亦有不足之处,主要是人为分割痕迹严重,单纯追求篇幅比例均衡,某些事类的归并或分设表现出一种随意性,忽视客观事物存在的主次、从属和逻辑关系,标目不贴切。作者认为应以尊重客观实际顺其自然为宜,尽可能注意篇幅的大体协调,而不要削足适履。

  

  《关于族源等问题答绥阳县志办问》认为就一地域的各个民族而言,族源的追溯不宜过远,远则难稽,难免出纰缪,有失严谨。而且在学术界关于族源的争论颇多,莫衷一是。论述民族源流的原则是记流而不溯其源,即根据已占有资料,记述某一民族(或其中的一部分,或一支系)何时自何地迁入,或迁出至何地。在本县境域之外的形成过程从略不记。

  

  《正安方志考》从正安方志源流、质疑和辨误两个方面,提出作者自己的看法。

  

  《略论谱牒源流及其史料价值》认为谱牒是我国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对其发掘整理,应当采取科学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家谱虽以一家一族为记述对象,但其保存的关于家族的发展兴衰、分布迁徙以及有关地域的史料,可供方志学、社会学、人口学、遗传学等领域的研究。

  

  (摘自《新方志理论著述提要》)